多障碍

百日刘皓 Day21 异种paro

ooc对不起


异种皓




2XXX年,异种入侵地球,顷刻间,魔物横行,生灵涂炭,大地与天连成血海一片,人类迎来了久违的末日,一代文明就此沦陷。入侵的外来生物体型巨大,形态各异状似昆虫,攻击力极强并且残忍嗜杀。脆弱的人类面对强大的侵略者不堪一击,现有的武器难以与之抗衡,很快就被几乎被屠尽覆灭,还有少部分的人类被感染然后变异,成为新异种,但同化初期仍会保留人类意识,直到完全变异。在异种的肆虐下,只有少数幸存的人类在破败的城市中苟且偷生,并成立为反抗异种的组织。

太阳有点毒,白晃晃的日光直刺在眼睛脸上的感觉很不好受,叶修被传送到这个世界,看来是没机会一睹末世的惨状。环顾四周,没有血腥也没有硝烟,树木苍郁,碧海云天。叶修由系统了解到,他身处于一个孤岛。而他作为队长,任务是处理被异种同化的原副队刘皓。

这是个很小的岛屿,怪石嶙峋,群山环绕,荒草丛生,少有活物,要找到刘皓还是有点难,但幸好还有追踪器,这是刘皓还是个人类的时候,作为人类组织中的一员,为了作战而植入体内的。可以勘测到,刘皓被感染变异后,从原本的任务地点以极快的速度移动,逃离出境,难以跟踪,最后检测到的位置,就是这个岛屿。

被感染后的人类,没有任何治疗的途径,也没有复原的可能。由人类变异而成的异种将完全不再存在作为人类的部分,将会比普通异种更狂暴且具有更强的攻击性,很遗憾,唯有歼灭。变异初期的人类不比原生异种,还相对脆弱,要解决并不困难,而当完全变异后,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但找到以后呢,刘皓已经被同化了,很快,他作为人类的意识就会消失,也许,根本用不到七天。

难度略大,但还是试试吧。

叶修全身上下的只有一个背包,里面有干粮瓶装水之类的,当然还有枪支。

叶修沿着海岸的边缘走了半圈,然后决定深入岛屿的内部。

岛间多是错落生长的植被和棵棵耸立的参天大树,天空被繁茂的枝叶遮了大半,林间光线昏暗,叶修被脚下的石头树根之类的绊了不少下,弄得好不狼狈,终于看到一块平坦的境地,瞬间光芒万丈。

仔细看,这块平地也不是原有的,而是被砸出来的,小花小草小树木折的折,断的断,倒的倒,惨绝人寰。

叶修环顾四周,在稍远处看到了个山洞,洞口原本应该是被青藤垂绕遮掩的,但看得出受到了外物入侵的破坏,只余下几根稀稀落落的挂在上边,遍地藤蔓的残骸。

刘皓很有可能在里面。

“刘皓,你在里边吗?叶修试探性地喊了句。

……


”别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


还是没有等到任何回应。

叶修又呆了会,凉风习习,藤蔓轻晃,万籁俱寂。

好吧刘皓不在这。

于是叶修想着要不要到上边去看一看,然后他听到了刘皓的声音。

“叶哥?

的确是刘皓的声音,有点沉沉的,不太清晰,但很好辨认,就是他。

他在这儿。

“是我。”

“你是来找我的吗?”我很开心,叶哥。


“嗯。”

“……你居然真能找到这儿……呵呵,真不愧是队长……”


叶修皱了皱眉。 


“哈哈哈叶修我早就知道你看我不爽了,现在如你所愿了,呵呵我是该死的异种,而你,是人类伟大的救星……你是来杀我的吗?来吧!来吧!我也认了!哈哈哈哈我早就知道了!”

”那个刘皓呀……“

”闭嘴!“

”……“

“你说话呀!”洞口上挂这的断藤被刘皓的怒吼震的晃荡起来,还有几颗小碎石掉下来砸在叶修的脑袋上。

“额,那什么,刘皓,在一起吧。“

”……好。”

紧接着冰冷的电子女音响起:“恭喜您,本次世界表白成功,请进行的七天同居任务,完成本次攻略。”

……

太容易了,简直不要太容易,点根烟都要比这费功夫。

看来不放弃这个世界是明智的选择,那然后呢,一岛,两人,想不同居都难,也没有同伴找来的危险。

叶修可以感觉到,刚说完答应的话,刘皓就羞赧地垂下眼睑低下头——实际上刘皓的身体可能已经不存在这些器官了。

想到这里,叶修心里打了个寒战,刘皓那边又登时没了声气,空气里安静得快要凝固了时间。他是没想到刘皓会答应的那么直爽,一下子怔愣了忘了下一步该怎么办。要不要走过去吧,做点什么,去抱抱他,摸摸他,甚至是亲吻他,什么都好,比什么都不做要好得多。

“那啥我进来了,刘皓。”

“别进来!”而当叶修做出动作的时候,刘皓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绝望的尖叫很突兀地响起,空气连同叶修的耳膜都要被这吼叫震碎了。

叶修做出举起双手的姿势,试着后退一步。

“你不要过来!别碰我!”看到叶修又动了,刘皓又很紧张地喊了起来,叶修能明显感受从黑暗处传来蓄势待发的气息,还有惊惧。

“好好好,我不过去,我就站这儿,你别激动。”叶修生怕他做出什么过激反应,尽量放柔语气抚慰道。

“……别看我……我已经、我已经……呜呜呜呜“刘皓在吼完后,好像泄尽了全身的力气,很压抑的哭了起来。

叶修知道刘皓在害怕什么,就由着刘皓这么哭了起来。异种也是有眼泪的啊,那他哭起来,会是什么样子呢?




“叶哥,你真是好人。”刘皓还在抽抽噎噎,却冷不丁冒出这么一句话。

叶修无言以对。

很久之后,刘皓慢慢地安静下来。

“那个,刘皓啊,真的不打算出来走走吗?”

“不要。”

“真的不要?”

“真的不要。”

“外面阳光很好哦,你打算一直呆里面吗?我们不都在一起了吗?来,陪哥在外面走走。让我看看你”

“……”就是不想让你看到啊。

“出来嘛,小白告。”

“我现在是个异种,你很清楚是什么样的,非常难看。”

“无所谓。”叶修还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

“我的皮肤像蜥蜴一样,上面很有很多黑疙瘩,还有很多臭臭的粘液。”你会嫌弃我的。

”没关系。“可以想象。但是真的没关系。

“我……我还有很多触手,上面还有吸盘,嘴里全是尖牙齿……你不怕吗。“哦,他其实当然不会怕啊,灭魔组织的伟大首领,人类的希望,地球的救星,他怎么会怕,他见多了。

“没有关系。”

“那、那我出来了哦。”

“出来吧。”出来吧。

“我真的要出来了。”不要嫌弃我。

“出来吧。”

“不开玩笑,真的很丑,很难看,超级可怕。真的很难看。”你会觉得我恶心吗,叶哥?

“没关系的刘皓,我不在意。”

……


……


“刘皓,出来啦。”

“不要。”

“……”

“……”

“真的不肯出来?”

“嗯。”

“那我回去陪你好了。”

其实我也想牵上你的手,走在太阳底下 。






叶修在洞口坐下。

“要吃饼干吗小白告。”

“干嘛这么叫我。”

“要不要?”

“要……叶修你别过来!”

“额好, 那我怎么给你?”


“你!丢过来!”

“好吧好吧”,叶修把饼干扔了过去,因为根本看不清怕砸到刘皓,力道放轻了点。

“啪嗒” 饼干掉落在叶修眼前不远处,显然是力道没够,惨了,刘皓肯定会觉得我在整他,天地良心,真的只是手抖啊。


事实上叶修想多了,刘皓完全没在意,或者说他根本没察觉到,叶修可以看到他。

然后,叶修看到黑黑粗粗的软肢从黑暗中伸出来,越过模糊的界限,试探着小心翼翼地挪到饼干的位置,好像会随时受到惊吓然后缩回去。接着,黑色的触手猛然把饼干卷起,然后刮风一样把饼干卷走了。

接着,黑暗处很快传来细细碎碎的啃咬声,只余下目瞪口呆的叶修。

真像他作风啊,一点都没变,叶修隐蔽地够了勾嘴角。

要是刘皓看到,肯定会被他日夜思慕的叶·邪魅一笑·修的风采所深深折服。

还担心他会撕不开包装纸呢。

他看起来像是饿了很久。

等等,他不会是连包装纸也吃下去了吧?

“要喝水吗?”饼干好像有点干。

“不用了,现在我不需要水分。”孤岛上水源时很珍贵的,一小瓶水根本帮不了刘皓什么,但却是叶修救命水。

叶修也没有再继续说什么了,一人一异种开始各自嚼着饼干。

叶修回想起来,在他们还并肩作战的时候,好像聊的话题也并不多。如果他们之间存在对话,那也多是刘皓讨好叶修,叶修训斥刘皓。

都世界末日了,怎么还这样。叶修对此十分无奈。

七天很快就过去了。

他们交谈的时候很少,沉默的时间是大多数。早上的时候叶修会到外面不远处晃悠,解决下生理需求,到了晚上,叶修睡在洞口,刘皓睡在洞里。而在后来的几天,刘皓已经意识不清,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大多数时候都感觉他在很痛苦的挣扎。有时候他会突然间对对叶修说“叶哥我喜欢你。”,叶修就会回答“我也喜欢你。”他们相处的很平和,刘皓在那之后一直都出乎意料的平静。

他始终没见到过异种刘皓的模样,也如刘皓本人所愿。

叶修觉得愧疚,他不喜欢刘皓,但他无法避免地同情这样的刘皓——他产生了留下来的想法。

和刘皓相守在无人之境,活在末日世界的缝隙里,直到地老天荒,这是个好结局吗?一个没有荣耀的世界,甚至少有外物,和一个已经不是人类的刘皓。这里有阳光,有大海,有金灿灿的沙滩,像活在没有忧愁的。这似乎真的是个很好很好的结局。我们的一辈子,可以这样度过。

只是一瞬间的冲动而已。叶修为自己刚刚的想法哑然失笑。

这样的时候,几乎每天都有。

但不可否认的是,它确确实实发生了。

刘皓的被感染了,变异已经到了后期,一切早就无法挽回。

“杀了我吧,叶修。没关系的,我已经很满足了。”在他最后的时候,刘皓虚弱地说,恳切又真挚。

原世界的叶修也会这么做吧,这样想着,叶修把枪口对准了黑暗的洞口,但最后还是放了下来。

变异的刘皓已经完全失去理智了,黑暗中传来他亢奋又绝望的嘶吼,孤寂的岛上只余下这一种声音。

地面震动的剧烈,很快,石洞轰然崩塌。

“本次攻略完成,准备传送至下一世界。”

叶修看到的最后的画面,是从塌毁的洞口中,冲向他心门的触肢。

【叶皓】复活

*cp是叶皓
*ooc会有,尽量避免吧
*第一人称只是这一章,后面应该都是第三人才称了
*还有烂俗的失忆梗





首先,我醒了过来,还带着睡眼朦胧的暖意,这似乎又是愉快的一天开始了,但我又闻到的是消毒水的气味,接着入目的是白晃晃的墙壁和天花板还有柔软的白被单,这些都使我明白这里是医院的病房。

“你醒啦?”

我这才注意到这间病房不止我一个人,艰难地转了转脑袋,床边的椅子上还坐着一个男人。

现在估计是个下午,或者是傍晚,窗帘没有打开,灯也关着,室内的光线很不好,我看不清他的脸,只看见他穿了件应该是灰白色的外套,袖子挽了起来。

“要坐起来吗?”他问。

“嗯。”我应道。

然后他靠近过来,扶着我的臂膀往上提,我顺着他的动作撑坐起来,他拿来一个枕头横在我背后,我靠了上去。

这时我才看清楚他的样貌,很端正的五官,脸上很瘦,眼眶和双颊都略有凹陷,年纪应该是不大的,却给人一种憔悴的感觉,嘴角向上挂着,是个很温和的笑,但给我的感觉并不好,这是个假笑。

但不无论如何,我可以肯定是,我千真万确地不认识他。不知道他的名字,不知道他从哪里来,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也没有一星半点和他共处过的记忆。我并不认识这个人。

等等,不对,那我呢?那我又是个什么人?

我开始试图回忆事情的前因后果,却发现一切都无迹可寻。

原来我失忆了。

“叶哥?”。

叶哥?他叫我叶哥。

哦,我知道我应该是姓叶了。

“你怎么了?”他停顿了一下给我倒水的动作,脸上还带着刚刚的笑,讨好的,谄媚地,“感觉哪里还不舒服吗?要我去叫医生吗?”

他把水递给我,虽然还勾着嘴角,神色却有些实在难以掩饰的古怪,眼里带些诧异。其实,从一开始,他看起来就不太自然,不过这天底下应该也没有堆着一脸假笑还很自然的人,但他对我应该是很熟识。

对,他应该是我的熟识,我只是想不起他是谁了。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也不知道我自己是谁。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我思量了下还是如实地告诉他。

”……叶哥,你在说什么?你是叶修呀!我…是刘皓,刘皓呀!刘皓你记不记得?”

他瞪大眼睛,见我一脸木然,温和的容颜崩盘了,表情很是崩溃,我竟然觉得有点舒心,噢,这比之前面部肌肉僵硬的假笑好多了不是嘛。

“你真的不记得了?别开玩笑好吗,叶修?….我去叫医生。”说着他缓缓起身,我看着他步履沉滞地挪出病房,还不忘把门给带上。

直到现在,我的心境还是很平和的,真的,就像每一个带着喜悦和嘹亮哭声的新生儿,我重新来到了人世间。看到的都是我不曾见过的美丽景色,心里装的的都是新的感受。当然,不可避免的,还有一种大概所有失忆者都会经历的空惶感。

有晚风徐徐从外边吹进,把窗帘鼓鼓地吹起,发出“扑扑”“呼呼”的声响,带进来半凉不冷的寒意。

我竟突然感到几分悲凉和肃杀,我开始纠结于我丢失的记忆,开始想要一头扎进飘渺的过往。

那个名叫刘皓的假笑青年过了好一会才回来,还带回来一位白大褂的老医生,他现在已经没有了笑。

老医师不多言语就开始对我上上下下地检查,然后问各种问题做各种测试例如让我辨认狮子和鲸鱼或者是让我打开一把雨伞,然后一脸凝重地对刘皓说了一大段话,刘皓也一脸凝重地听完了。

人刚醒来,脑子多半是不清醒的,但我觉得我神志异常清明,老医生说的每句话我都听的清清楚楚,待他絮絮讲完时,我也基本了解了自己的现状,大意是我出了车祸,其实也不是,后果好像仅仅是脑袋撞到了地上,没什么内脏破裂伤筋动骨的,就只是中度脑震荡,没什么特别严重的,躺几天在观察一阵子其实就好了,没想到却搞成了失忆。

医生刘皓和我说,我应该只是暂时性的失忆,这种病例也不是没有过,叫我们不用太担心,还说我倒是挺镇静的,你朋友看起来才是失忆那一个,然后安抚性地看了看他。

那个叫做刘皓的年轻男人背对着我,我看不见他的脸和表情,总感觉他身体是在颤抖或是抽搐,也可能是错觉罢了,但心里觉得他也并非是那么惹人厌的人。一开始,对于他那谄媚的姿态,我真真是极度的不适应,甚至还有些不屑,厌恶甚至怜悯的情绪。可以看出来,他是担心我的,我实在不该这么想人家。

后来,医生走出了病房,刘皓也跟着走了出去,始终不给我一个正脸,留我一个人在这空荡荡的房间,我心里很是落寂。开个玩笑。

我不想下床,我的腿部很僵硬,我就这样坐着。我看看窗外,通过飘扬起的窗帘的缝隙,真的是傍晚,天空被染的橙红橙红的,显得有点温情洋溢了。哦对了,“橙”这个字眼,好像也挺温情洋溢的,真好听,字形也好看,真是没来由的感觉,我之前难道是个爱橙成痴的酸甜多汁果类爱好者?我心里隐隐知道,这应该是关于,我所珍爱,我所重视的东西,但到底是什么呢?

到刘皓再回来的时候,我已经把他倒给我的那杯水喝光了。

他进来的时候低着头,沉默了好一会儿一会儿,我也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然后他是先开口的那一个。

“……那个,你要不要吃点东西?”他问我。

我想了一下,确实挺饿的,于是我说:”好。“

然后他笑了,抬起头露出一个非常漂亮的笑容。

对着我。